Post

The Borland I Know

(Originally posted to CSDN on Feb 20, 2006)

前言

知道Borland是因为使用Turbo C 3开始了我的编程学习,了解Borland则是因为李维的《Borland传奇》。痛恨Borland则是在这样的几天,在我深爱了它两年以后。

开篇

这一次Borland打算出卖IDE小组,其实可以看作是R&D的人员终于打算和一个变了味道的Borland说再见了。Delphi确实成了Borland的继子,虽然是Borland的两位创建者一手开始了这个辉煌的项目。难怪网路上面那么多人希望那二位买下IDE小组,重整旗鼓。可惜日子已经过了这么久,Philippe Kahn说Borland已经长大了,他不想接手,Anders Hejlsberg和Chuck Jazdzewski最近的表态我还没有来得及看,估计有了C# 3.0和Avalon的忙活,他们回归IDE小组的机会也不大了(除非MS买下这些IDE)。Inprise危机真的又要出现了。好在这一次IDE小组要离开Borland了,如果可以幸运的找到一个好的下家,说不定我们这些人还有的盼。不过,死牵着Borland旗号却要做ALM的那个Borland恐怕是维系不了多久,说不定会让Borland这个宝贵的名字暗淡无光了。

David I的计划

David I没有跳船而逃,John Kaster和IDE小组的人员都还在继续围绕路线图开发BDS。这些都给我极大的安慰。与紧盯着企业市场的BOD不同,他们眼中还是开发者最重要。如果可以顺利的得到投资,可以顺利的继续Delphi的开发,我想在这样一个社区的支撑下,Delphi至少可以像RemObjects的Chrome那样生存下去。如果从买Delphi赚到的钱今后可以全部(或者绝大部分)回到Delphi的开发上面,我想,这个时代还是没有几个开发工具可以与Delphi抗衡的。这样的分家至少可以保证我不需要继续深入学习ALM那些阳春白雪的东西了。

ALM的前景

我本来就是一个悲观主义的人。在ALM的市场上,一时半会我还看不出Borland有多大的”未来”。原本我对于ALM一窍不通,但是最近的使用让我觉得,Borland的工具在这个市场上不能算是十分的出色。例如StarTeam,抛去各式各样的高级功能,我仅仅发现和Visual SourceSafe有的那部分功能是我可以天天使用的。这样的话,我使用CVS会便宜太多,况且现在中国的很多企业也开始使用CVS了。不知道StarTeam的辉煌何日能够到来,虽然它也是十分的优秀。现在我没有马上转入CVS的阵营,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,另一个就是BDS的IDE还不直接支持CVS,反而是内置的StarTeam连接还不错。可是分家之后呢?如果Delphi可以增加CVS的支持,恐怕我就会毫不犹豫地使用CVS了。毕竟我可以看到CVS的源码,放心。

CaliberRM其实和StarTeam差不多。感觉和Word差不了太多,除了对于编程/软件方面有很大的侧重。但是连生成文档都需要呼叫Word,真是令人失望至极。我不知道谁会购买这样的软件。起码,程序员不会。至于项目经理们,我觉得他们恐怕也不一定会选择CaliberRM吧,因为选择的余地看起来是很大的。

至于Optimizeit,Blake Stone看好它也是很正常的,感觉还是很不错的。但是同样,在这个领域中有太多的竞争者,Borland却没有明显的领先多少。

Together产品线不知道最后划入哪边,因为它实际上已经并入了IDE里面。如果跟着ALM,我觉得就会让十分不错的Together技术沦为Visio那样的绘图软件了。虽然网上不少评论对于UML还是有微词的,但是在做CBC架构重构的时候,Together for C#让我感到了极大的解放。我可以在Model级别完成重构,可以通过Audits和Metircs评价自己的编码质量。虽然一时还没有机会使用Together for Delphi,我对它是充满了信心(我不再使用ModelMaker,是因为它毕竟是一家比Borland小的公司,况且他们在MM for C#和MM for Chrome上面花了太多的精力)。

谁会来接单

这个是我,以及整个Delphi社群,如今最关心的话题了。

MS接单的话,JBuilder大概就完了(好在还有Eclipse)。InterBase也完了(好在还有FireBird)。C#Builder完了(好在我已经在用#D了)。Together肯定会被保留,因为MS独缺这个好东西。如果Delphi团队可以重回Anders领导下,说不定也可以浴火重生。至于Kylix和BCB的命运,则是难以判定。ATL的命运多舛就可以看出MS对于这两个产品的态度。

SUN接单恐怕已经不可能了。原本的JBuilder时代还可以有这样的奢望,如今却是完全的不可能。况且SUN全力支持Java都没有做稳Java的王座,Delphi这些Windows的东西想要在SUN手上生存也是不太现实的。

IBM全线转入了Java,Together和JBuilder这样的天造之和居然不是IBM急需的东西(它已经有了Eclipse和Rational)。况且IBM在《Borland传奇》中的名声实在太差。想想OS/2的命运,我觉得Delphi死在哪里都好,不要死在IBM手上。不过今天的IBM是不是依然是书上那个样子?如果还是那样的话,为什么败者组的Eclipse最终击败了连战连捷的JB呢?

BEA和Borland的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,而且估计BEA仅仅会对Java产品线在意,所以,双B在这个背景下合并的可能性是十分有限。

Google的创新性以及和MS的不可调和性,使得网路上面大部分人对它寄予了希望。再者Danny Thorpe是Google的人了。如果Delphi可以回到他的船上,说不定可以延续下一个十年。然而,IDE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行业了,和Google三天两头搞出来的令人眼睛一亮的技术相比,这个市场是十分残酷和收成不好的。那两位Google富豪会怎么选择呢?我只怕Google不敢接单,免得股票大跌,折了本钱。看起来Google收购IDE只会让Tod Nielson和BOD兴奋异常――持有Google的股票看起来还是一桩不错的买卖。可怜的总是用户。

Oracle的收购是很多人反对的。我个人对于Oracle的印象也是牛皮吹破的一团糟。所以我宁可使用FireBird也没有去摸Oracle。好在Oracle也是今不如昔,大概不会不顾这么多反对跳出来接招。

Apple接单的可能性也是今天才发现。既然CBX可以跑在Mac上面,这两家还是有点缘分的。况且Apple新近投入了Intel的怀抱。然而,Apple如今在我的心目中甚至都不是PC厂家了,而是一间像华旗资讯那样的卖MP3的公司了。Steve Jobs下一步不管做什么,我想都不会和Delphi的路线图有什么重叠吧。由于Cingular并没有掀起如同iPod一样的狂潮,所以我个人估计Apple最近的生意也不好做,难得腾出闲钱来买IDE。

其实网友们发挥了太多的想象力,为IDE小组寻找合适的婆家。不过我必须承认很多人是病急乱投医,完全没有分析最根本的事实。

  1. 第一个错误就是认为小公司们可以买下Delphi。除非是我搞错了,RemObjects的Chrome可是没有独立IDE的,大约只有VS的用户才会买他们的产品(这一部分用户还必须曾经用过Pascal/Delphi才好)。即使是Novell那样曾经不错的公司也不太可能――看看他们的Mono,连帮助文档都是在线的,还没有合适的IDE(没有用过MonoDevelop,因为Kylix肯定会好用的多)。Corel如今大概面临着极大的威胁吧,那个让我知道它的CorelDraw如今面临着Adobe+MacroMedia联军的冲击,怕是情况比Delphi还要危险。假如我是Corel的老总,今天我也会拼尽全力去迎战最棘手的对手,而不是买下不相干的Delphi。

Borland是一家不大的公司,然而,相比软件业大多数的公司,Borland的规模还是算得上”庞大”的。最终IDE部门如果被业内公司买下,那么大概就是我最先分析的几家大户吧(为什么没有CA,是因为我对它一无所知)。

  1. 第二个错误就是思路太狭隘。很高兴有人提议Borland的一些技术伙伴合资收购IDE小组。这无疑是最有力于Delphi等等IDE发展的一个选择,但是因为1中的分析,可能性不大。开源也是一样。由于所谓的Software Assurance协议的约束,Borland开源Delphi也必须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,所以,不到没人买单的情况下,开源不是Borland当前最佳的选择。

我和Allen Bauer的观点差不多,还是风险投资最合适。业内的公司收购IDE,必然会根据那家公司的需要修改Delphi路线图等等。这些似乎丝毫无助于Delphi等等IDE的继续发展。而风险投资则不会有这样一些麻烦。我想只要有钱赚,总会有人愿意掏钱。

其实要不是Lenovo刚刚收购了IBM PC业务不久,还处在消化不良阶段的话,我想这是中国企业收购国外核心技术的绝好机会。国内还没有什么编译器技术达到了Delphi的高度,IDE也是没有见到惊艳之作。如果有幸得到IDE小组这个宝藏,无疑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高。有了自己的CPU,有了自己的PC产业,有了自己的软件产业,还缺什么?金山都在用Delphi开发UI,而国内使用MS和Borland的IDE的单位更是数不胜数。为什么不买下人家优秀的东西呢?可惜金山太穷,怕是看到了机会也只能放弃。

结束

既然Borland R&D还没有灰心,我想,这一段传奇就还没有结束。十年多前在整个业界都在看Borland还能撑得了几天的时候,Anders和R&D的团队用他们的努力创造了一个不朽的神话――Delphi。今天,似乎是昔日重现。我期待会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后言

本来打算这段时间好好充充电,把Delphi网络部分好好学习一下的。可惜发生了这样的变故,几乎是逼着我投入.Net的怀抱。我也许会就此离开Delphi的领域,但是,一定会时时回望。因为Borland和Delphi的名字,似乎已经成为了挥之不去的印记。夏天到来的时候,我会穿起那件印着Borland名字的T-shirt,因为在我心里,那种精神是Never Gone的,而且到了那个时候,一切应该会有一个说法。

© Lex Li. All rights reserved. The code included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4.0 unless otherwise noted.
Advertisement

© - Lex Li. All rights reserved.

Using the Chirpy theme for Jekyll.

Last updated on April 19, 2024